加载中 ...

为信仰充值的时候到了 德国试驾奥迪新RS4

2018-02-14 09:40 来源:网上车市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根红苗正

可是,奥迪并没有紧接着引入RS4,以为那时新一代的RS4已经蓄势待发,一方面先卖卖RS6看看市场的接受度,另一方面等一下新RS4的推出还可以做到同步发售。“不就是一辆A6吗?40多万的怎么可能卖到240万呢!”结果半年多所有配给中国市场的RS6就售罄了。一方面,RS6是一款好车;另一方面,可见当年那群玩8T和R36的疯子们都已经飞黄腾达。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RS4不一样,它的身世就足矣让每个大众脑残粉给你眉飞色舞地讲一阵子:RS4有最纯正的血统,它的鼻祖RS2是1993年奥迪为了帮助保时捷走出困境而委托保时捷开发并生产的一款高性能旅行车。RS2的诞生不仅救活了保时捷,也让奥迪从此有了和AMG和M抗衡的产品,树立了奥迪在德国三大豪华品牌中的地位。RS2开拓了整个大众集团高性能车的新时代,之前只有GTI。因为在RS2的时代没有A4只有80,所以RS2这个命名在有了A4以后改为RS4。此后奥迪在这个级别上推出的一代一代高性能旅行车都叫RS4。用现在流行的话说RS4是一个有故事的车,这厚重的历史积淀绝非R36或者RS6可以比肩的。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幸好是你

在新RS4登陆中国市场之前,部分中国媒体已经接触到了这款车,但为了更深入体验RS4的全部魅力,我们专程来到德国对RS4进行了深入的长距离试驾。这次试驾历经了5天,行程1000多公里,RS4给我最深刻印象是:“幸好是你”。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好多人说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这个说法不对,应该说限速的地方都没遇到。在不限速的地方,德国人开车都在时速200公里以上,慢车道上都是货车、中巴、环保车型、新手和老人家。快车道上只要你够胆一定要尽可能的快,不然后面的车就会抗议。所以要么你非常熟悉路况、要么必须有一辆300马力以上的车才不至于阻碍别人正常行驶。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时隔20多年,RS再次搭载了来自保时捷的发动机,当然这次不是为了帮衬保时捷,而是大众集团的战略需要。这台2.9T双涡轮发动机调教得比在保时捷车型上还给力,多出了40多马力,刚好和上一代RS4的450马力持平,扭矩比上一代RS4提高不少,达到600牛米。这数据表现了一台涡轮车的特性:头端和中段输出有力。其实我推测奥迪最开始是打算用RS6的那台4.0T发动机的,但是可能因为碳排放分数要均摊等原因,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这台2.9T。虽然告别了V8,但这一代RS4的表现不弱,在德国高速上真正可以追上我的只有一辆M3,其他的挑衅者都败在时速220公里以后的一脚地板油。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油耗是金牛座最关心的,新RS4的油耗没有预期那么低,可能和我试驾的这辆车用了冬季胎和还没有首保有关,我测下来的综合油耗是13.7升百公里。预计正常工况下应该能把综合油耗控制在12.5左右。高性能车都会用高调的排气声浪来彰显身份,RS4也不例外。不过新RS4的排气声浪内敛了很多,在舒适模式下几乎不会传到车内,就是在运动模式下也比上一代RS4更有礼貌,这不仅仅是少了2个气缸的原因。此外,新RS4没有继续采用双离合变速箱,主要因为自动变速箱可以承受更大的扭矩,但是这并不影响其发挥强劲的性能。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棋逢对手

除了高速公路,德国的小镇之间往往都用山间小路连接,曲折蜿蜒但铺装质量很好。避开在村镇里的限速50公里时速的铁律,一般的小路上开到120也是可以的。这也是考验新RS4操控性的好机会,当然我不会用在赛道里那种极限的驾驶方法,但也开得比较肆意。新RS4比老款减重80公斤,发动机减掉2个气缸以后重心更靠近车辆的重心,因此整体感觉更加轻便灵活,在弯里的动态也更加出色,而quattro四驱系统让四个车辆都死死咬住地面,进一步增加了过弯的极限。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就在我很享受某条从英格斯塔特到奥格斯堡的山路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一辆同样也在享受乐趣的老款RS3。我手忙脚乱地摸来摸去才切换到运动模式,新RS4的这个设定很不合理,模式切换变成2个键,而且还要按两次:第一次呼出模式转换界面第二次选择模式,太分散注意力。当我们确认彼此都是RS兄弟之后血液瞬间燃了起来,一场不期而遇的友谊追踪赛即刻在山谷里展开。老款RS3更短小灵活,是RS家族的小钢炮,适合山路行驶。我驾驶的新RS4动力充沛以勤补拙,开始每一个弯道还循规蹈矩,后面的弯道基本都是切过去的。两辆车的排气声浪也不同,老款RS3有明显的回火的啪啪的爆燃声,而我驾驶的新RS4则是高亢的轰鸣。于是两团飞快的金属就急速追逐起来,而排气的声浪交织在一起响彻山谷。大家谁都明白这是愉快的较量而不是竞赛,都给对方留了余地,临别鸣笛致敬。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物有所值

新RS4以最新A4 B9为基础,由quattro公司打造和A4/S4有很大差别。光是宽体车身这一项就要重新开发40%的车身冲压模具,更不用说独特的发动机和悬挂了。看起来和A4旅行版差不多,售价还高出一截,但RS车系物有所值。人家在车身和内饰的各处都低调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RS,就是让不懂车的人视而不见,懂车的人趋之若鹜。有人说这是扮猪吃老虎,我看是这只吃老虎的猪实在太扬名了。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对于大众脑残粉来说大众集团旗下的所有品牌都是大众的,它们之间血脉相连就好像乐高的不同系列,但根本上是通用的。这也就是为啥大众脑残粉的兼容性特别高,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当年我卖掉了暴改的途安、也不再鼓捣老爸的Q5,转投其他阵营的时候,本以为从此粉转路了。结果在前年试驾到RS6的时候潜伏了多年的大众脑残病毒突然被激活,当时就在评测文章里立志要买一部RS4。

在结束试驾以后的几天里,我陆陆续续听到坊间传闻新RS4在中国预售价为91万人民币,这比我预计的120万人民币要划算很多。如果奥迪这次拿出这么有诚意的价格,那上次没有买到RS6的粉丝们算是赚大了,我建议大家买2辆RS4,一辆用来开,另一辆收藏。

最后,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立志,蛮哥到底买了RS4没有?买了,而且是上一代V8发动机的车型。比起文质彬彬新的RS4,老RS4就好像是个老疯子,各有各的可爱。

本文来源:网上车市责任编辑:KS002

试驾品牌乐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